「大都会指定代理」普京在1991年政变中

2020-01-09 09:47:48 

「大都会指定代理」普京在1991年政变中

大都会指定代理, 当年普京在克格勃的工作旧照

自2000年初成为总统以来几乎从没离开公众视线半步的普京长达10天的“消失”引发全球范围内的广泛猜测:生病了?秘密探望刚刚生孩子的女友?被外星人抓走了?有关普京下落的消息遍布各大媒体和社交网络。而美国卡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安德烈·伊拉里奥诺夫的说法更夸张,他猜测,普京“消失”很有可能暗示克里姆林宫正在发生宫廷政变:“普京的军事和财政基础可能已至瘫痪程度,他恐怕无力再支撑了。”

然而,俄罗斯总统普京3月16日在俄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市郊的康斯坦丁宫会晤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尔马兹别克·阿坦巴耶夫,并如期出现在媒体记者面前,打破他连续多日没有公开露面引发的有关猜测。至此,普京“失踪”事件算是告一段落,但说到政变,就不得不提及在1991年苏联政变中普京的出色表现。

在普京表面的文雅和谦恭背后,隐藏着巨大的个人能量,因此当年身在克格勃的普京给上级和同事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大家都认为他是个自律的人,一个值得信赖的人。然而在1991年俄罗斯最动荡的那段岁月里,普京却选择了从克格勃辞职,并打算在列宁格勒当一名出租车司机谋生。

对此段生活普京曾有过回忆:“那时候,多数人都处于迷茫之中,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我在想,假如我没被关进监狱,我该怎样赚钱养活我的家人?我那时想当一名出租车司机,就用我那辆在东德当情报官员时买下的俄产伏尔加轿车。”

然而情况后来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从克格勃辞职后的普京当上了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市长安那托里·索伯查克的助理。索伯查克曾经是普京在大学期间的法学教授,可以说,市长助理之职为普京走上权力之路铺好了第一道台阶。1992年,尚未满40岁的普京被任命为圣彼得堡市副市长,1994年,普京出任圣彼得堡市第一副市长。这种现象引发了俄罗斯新闻界的强烈兴趣,当时有记者问市长索伯查克:“您为什么要重用一个克格勃?”索伯查克回答道:“他不是克格勃,他只是我的学生。”

简略地说,圣彼得堡的工作使普京变得成熟。相比之下,索布恰克是一个明星政治家,他喜欢跟政要高官以及明星打交道,而鄙视琐碎的行政事务。从这个角度而言,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圣彼得堡市市长。

但是,幸好他有普京,一个颇为“内行”的官迷。说他是官迷,主要因为他对行政事务的“痴迷”,他做起事来不辞繁琐、井井有条,把自己分管的事务做得有声有色。到后来,索布恰克已经完全离不开他了,便任命他为第一副市长。每当自己要出国访问或者到其它地方去作演讲的时候,干脆就让普京全权负责,大小事务自己斟酌处理。

久而久之,普京成了圣彼得堡的“灰衣主教”。在市政府人人都知道,索布恰克的三个副市长里边,谁才是真正的“第一”。如果你真想办成什么事情的话,你最好多花点心思,让普京在文件上签字,因为,没有普京签字的文件到了索布那儿十有八九不会被通过。由此可见,普京在圣彼得堡市这个庞大的行政机关中的特殊地位和重要作用。

作为第一副市长,普京分管了很多工作面,市政府登记处、公共关系处、政府宾馆、司法机构、市长行政机构……他还负责协调圣彼得堡市和列宁格勒州内务总局的工作,并担任与周边地区合作政府间委员会和打击毒品与贩毒委员会的领导人。不仅如此,作为索布的第一助手,他还要与莫斯科的官僚们打交道:负责市长与国防部、内务部、联邦安全部、海关、检察院、法院以及社会政治团体之间的联系。

这一连串的工作让他的组织协调能力得到了充分的锻炼,同时也对所分管的工作更加了解。显然,这一锻炼成果累累,有人回忆说,普京在主持地方工作会议的时候,其效率之高,完全能够胜任联邦总理。可见,他高效的作风在当时便已经凸显出来了。

不过,并不能说普京在成为第一副市长之前不具备这种组织协调能力,这是说不过去的。因为早在1991年的政变中,普京便向圣彼得堡的政治家们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当时列宁格勒还是处于苏维埃的控制之下,索布恰克是列宁格勒苏维埃主席,而普京则是主席的外事顾问。他不仅在危难时解救了索布,还展开了紧张的斡旋工作。他努力说服对方,使双方坐到谈判桌上来,虽然谈判最终破裂,但双方对普京的行动都心怀好感。索布对普京自然更是欣赏有加,在短短的两个月内,索布接连经历了好几次危机,不过都在普京的帮助下化解了。当时的反对派领袖后来撰文回忆道:“普京与索布完全不同,虽然索布号称西派政治家,但普京比他更西方、更欧化。虽然谈判破裂,但他用他的礼貌、负责、认真

与耐心赢得了我们的一致好感。”

普京出生于圣彼得堡,这是个非常欧化的城市。1721年,彼得大帝在涅瓦河沿岸,从瑞典手里抢过来的沿海地域修建了一座城市,并把首都从莫斯科迁到那儿,这座城市便是圣彼得堡。从那时开始,圣彼得堡便一直是俄罗斯瞭望西方的窗口。市民在小时候便被灌输这样的观念:圣彼得堡是欧洲城市,是通往欧洲的窗口。

因此,可以想见,从这儿走出国门,在民主德国生活四年之久的普京回来的时候自然是如鱼得水。欧洲尤其是德国的行为习惯成了他展示自身魅力的重要手段。

也许正是因为他的这一背景,他回国之后先是做了列宁格勒大学校长外事助理,后来是列宁格勒苏维埃主席的外事顾问,等到索布恰克成为市长的时候,他又被任命为对外联络委员会主席;即使是在他成为第一副市长之后,他也一直兼任对外联络委员会主席。虽然分管的工作甚多,但这一块却始终是他的主要职责。

不过在很多人的印象里,刚开始成为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的普京做得并非尽善尽美,相反,在很多方面他的表现不是很令人满意。但他最大的优点在于学习,而且他的学习并非浅尝辄止,而是深入地了解直到对事物的本质了然于心。这让他更容易举一反三,收到非常好的效果。因此,一段时间之后,他便足以令在这一行干了很多年的前辈们大吃一惊了。(读者报实习记者 何建 整理 来源|楚天都市报 南方日报 济南日报 光明网 作者|陈小蒙 陈书在)

365彩票官网